g视讯和ag视讯|500亿身价富翁选总统,美国媒体立马跪舔!老板出马,谁敢扎刺?

2020-01-10 14:26:41 来源:长岗罗雌资讯 阅读:306

g视讯和ag视讯|500亿身价富翁选总统,美国媒体立马跪舔!老板出马,谁敢扎刺?

g视讯和ag视讯,11月24日,彭博主编米克尔斯韦特在给编辑部的一份备忘录中表示,彭博将不再对布隆伯格和民主党的任何其他候选人进行调查性报道。这一决定在网上遭到了很多人的关注。但实际上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因为这只是再一次证明美国的所谓“主流媒体”是如何运作的。

彭博社主编约翰·米克尔斯韦特在给员工的一份通知中宣布,该新闻社的编辑委员会将被暂停,其少数成员将请假参加布隆伯格的竞选工作。但米克尔斯韦特表示将该新闻社“将继续调查特朗普政府”。美联社认为这一声明“非同寻常”,显示彭博社似乎以不同标准对待总统竞选人。但米克尔思韦特认为特朗普“情况不同”,特朗普政府工作是所有媒体监督对象。不过这一声明真的“非同寻常”吗?实际这里唯一不寻常的是,彭博社大声说出了美国媒体最核心的本质--在大资本面前他们真的别无选择。

最好不要像美国主流媒体中的许多记者那样拐弯抹角的“惊诧”。迈克尔·布隆伯格只不过是另一个试图收买总统选举的亿万富翁。虽然大多数亿万富翁没有自己的品牌新闻网络,但许多人多年来仍在收购陷入困境的媒体公司。为什么?控制媒体,你就控制了叙事,关于你自己,你的商业利益,以及几乎所有与你有利害关系的其他事情。这几乎就像美国是由一个亿万富翁寡头统治的国家,却要把自己宣传成“民有、民治、民享”国家!

虽然彭博的坦率承认,在美国推特用户中引发了一波假装震惊的浪潮,但主流媒体中的许多人一直为这种诡异的状况辩护,认为这是正常和可以接受的。因为这件事已经涉及“华盛顿邮报”及其亿万富翁所有者杰夫·贝佐斯,因为正是贝佐斯在几个月前亲自劝说布隆伯格竞选。

虽然“华盛顿邮报”执行主编马蒂·巴伦否认贝佐斯影响该报的报道,但民众知道这完全是谎言。因为如果贝佐斯不控制媒体,那么“华盛顿邮报”如何解释它在2016年16个小时的时间里发表了16篇关于贝佐斯最大批评者伯尼·桑德斯的负面文章?2017年,一名华盛顿邮报记者在“赫芬顿邮报”发表了一篇批评贝佐斯的专栏文章,指责贝佐斯“严重违反”该报的自由政策,但为何后来遭到纪律处分?“华盛顿邮报”甚至禁止其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任何“对其广告商造成负面影响”的内容。

然而,在美国一般人是不能批评像“华盛顿邮报”这样的优秀的“自由媒体”,否则就会被指责攻击新闻自由,激起cnn等其他富翁所有媒体集体的愤怒--最终发现自己被贴上了摧毁新闻业的“特朗普走狗”的烙印。当然,这条规则也有例外。有时抨击自由媒体是完全可以接受的,特别是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像希拉里·克林顿这样的中间派、亿万富翁阶层的候选人的时候。

就美国外交政策的主流报道而言,情况大致相同。因为美国知道战争会带来巨额利润,而对从属大企业的媒体所有者来说,同样是一种财务恩惠。因此美国媒体支持战争的立场,也植根于挥舞着所谓的美式爱国主义,因此是完全不可触碰的。例如支持战争是cnn,福克斯新闻和msnbc这样的主流媒体的常态。统计数据支持了这一点。一项关于2014年美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军事行动的媒体报道的公平研究发现,在一定时期内的205名访谈嘉宾中,只有6人表示反对美国的军事行动。

企业利益影响战争报道的最好例子是,菲尔·多纳休因在伊拉克战争前夕表达反战观点而被msnbc解雇。在这一时期,该电视台的记者被要求尽可能支持军事行动,以免惹恼当时的msnbc的所有者通用电气,该公司从战争中获得了可观的利润。当然,美国主流媒体都在假装从不影响或压制记者报道,贝佐斯或布隆伯格更不会打电话给编辑并提出直接要求。实际情况是那些有可能挑战主流媒体现状的记者根本就不会被录用。

正如诺姆·乔姆斯基对bbc记者所说:“我相信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可信的。但我想说的是,如果你相信一些不同的东西,你就会被炒鱿鱼。”彭博社从来不是无畏无私地从事新闻工作,实际上就为其所有者的利益服务。这就是美国媒体的运作方式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世界应该感谢米克尔斯韦特大声说出来。与其假装惊讶,也许美国主流记者应该将他们这种虚假的愤怒应用于真实的报道,当然如果他们真的敢冒险惹麻烦的话。